【鬼月特輯】妹妹

這次是個有點哀傷的故事。一樣沒有嚇人的圖片,請大家安心閱讀 :)

 


 

我妹妹被埋葬時只有七歲。那時我對巫毒還不太了解,絕大部分的知識都來自我的外婆。媽媽相當不贊同她和我們講這些東西,但是外婆比媽媽更固執,因此,那些外婆在夜晚為我們講述的錯綜複雜殭屍故事,就成了我的早期記憶之一。

當時,我們住在一間相當大的房子裡,不過家裡的成員也相當地多──爸爸媽媽、外婆、我叔叔以及三個表親,然後,還有我和妹妹──直到她被發現死在雨中的水溝之前。我看到她躺在那裡,但當時的我還太年輕,以至於無法理解那些佈滿她頸部和背部、充滿惡意的纏繞痕跡所代表的意義,也不能明白那些烙印在她軀體上、血淋淋的壓痕背後的意涵。但爸爸將我抱在胸前的景象依然歷歷在目:從他臉上落下的眼淚就像是破閘的洪水一般,而他的身體隨著啜泣不住地顫抖著。我轉過頭,頭髮在雨中浸濕,看著雨點落在妹妹的屍體上、冰冷地滑落她背後的傷痕。她看起來一點都不介意。

很快地,她開始在夜晚拜訪我。漸漸地將房間窗戶打開成了我的例行公事,好讓她能夠從窗口爬進來,在我睡著時坐在地上看著我。有時候她會把我喚醒,然後我們進行一些關於其他認識的小朋友、學校或是外婆今天又煮了什麼的乏味對談。她的臉看起來非常地可怕,特別是她的眼睛──有一邊是完全地空洞,另一邊的眼神則冰冷且遙遠。但她的聲音是如此地溫暖,而且她是我妹妹,時至今日我還是選擇相信她過去對我的愛就如同我對她一樣,甚至現在也是。她看起來就像一具屍體,但她對我說話的方式就像是姐妹一樣,這對我來說就夠了。

法院一直沒有找到那個將她在陰鬱夜晚丟進水溝的兇手,但隨著時間流逝,妹妹開始暗示我,我們的叔叔參與其中。他是當時唯一還跟我們住在一起的人──表親們都已經搬到不同地方去了,我們也用妹妹被殺後的撫慰金將外婆送到老人之家。因此,叔叔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我的生活中,而我開始害怕他。

這不是1950年代的美國,在當時我還沒聽說過「拿著棒棒糖的陌生人」的傳說,如果你懂我的意思。我很年輕,而且在那種環境下,我對於妹妹嘗試要告訴我的那些事情是非常無知的。直到某一晚,我們坐在房間的地板上,她用冰冷的手指抓著我的手肘,告訴我一切。她告訴我所有的真相,每一件我叔叔對他做過的事。她沉默地離開,而我情緒沸騰。

對年幼的我來說,一切都解釋得通了。我以為我完全理解妹妹一直回來找我說話的原因了:她想要復仇。就像電視中的牛仔們一樣,他們會讓敵人付出代價。當我一有絕佳的機會,我立刻就把握住了。就在叔叔帶我到靠海的崖邊散步時,他一轉過身,我便用盡全身的力氣朝他的膝蓋後方踢下去。我依然記得他跌跌撞撞摔落懸崖的表情。當我看到他的骨頭粉碎在尖銳的石頭上、脖子如橡膠一般扭曲、鮮紅的血液飛濺得到處都是時,我便坐在地上大哭直到警察到來。但我一點都不後悔。

當晚,爸媽希望我睡在他們房間,他們覺得我受到創傷還是什麼之類的,也許有吧,但我拒絕了。我告訴他們我希望可以睡在自己房間,獨自一人。我不知道怎麼做到的,總之我說服了他們。爸爸很明顯地因為發生在自己兄弟身上的事而崩潰;而媽媽,縱使她從未說破,在我眼裡看到了些異狀。

在叔叔出了可怕意外的那個晚上,我獨自睡在床上。

我被一陣尖叫聲吵醒。當我的眼睛快速睜開,我看到妹妹跪在房間的地板上,指甲狂亂地抓著我的胸口、朝著我的臉尖叫。她看起來一團糟,血管凸出、鮮血不斷從她的傷口流出,就像是她死去的那天。「你做了什麼好事?」她一遍又一遍地朝著我尖叫,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瞪著我以至於我無法移動。在我的注視之下,她一面哭泣一面尖叫著用被鮮血染紅的手撕扯著自己。接著我便不省人事。

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對妹妹做了什麼可怕的事,直到我們在葬禮後來到了墓地。
 
 
他們把叔叔葬在她的旁邊。
 
 
我再也沒有見過妹妹。

 

來源: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19313e/sister/

翻譯:大門牙怪獸

 


(點擊圖片看更多鬼月特輯!)

達達鬼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