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特輯】我朋友的媽媽

門牙超級膽小的,為了鬼月特輯完全傷透腦筋啊!!
想來想去只好翻了自己也很喜歡的nosleep系列,所以這篇是純文字的喔!
膽小的人請完全放心,本篇不會有圖片、內容也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大家可以安心閱讀:)
(結果自己還是被阿亮丟來的圖片嚇個半死(;´༎ຶД༎ຶ`),雖然很適合這篇文章但是覺得拿來嚇大家太不道德了就沒有放,請放一百個心)

 


 

這件事發生在大約六年前,我那時不是13就是14歲。光是想到要跟你們說這件事就讓我手心出汗,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開始寫下這個故事。我想我會盡量簡短地表達。

當時在學校我有個好朋友叫萊恩,而且,嗯,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放學後我們通常會去他家一起閒晃。他們家在一個大牧場幾乎正中央的位置,大多數的時候,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畢竟那能讓我們在戶外活動時有許多空間可以玩樂。由於房子就在田野中央,我們必須走上長長的車道才能到達。我想,這樣的介紹就已經夠了,讓我們直接切入故事的核心。

那天晚上八點,我和父母起了極大的爭執。我很沮喪到幾乎快要承受不住。我需要逃離這一切,於是我打給萊恩。他接起電話,很訝異我在這麼晚的時候打來(畢竟我們那時候還是小孩子),但他聽完我的狀況後說我可以過去,只不過他要先出門練習足球直到九點,我必須要等他回家。

我同意了。

這是個錯誤。

這時已經是晚上且十分黑暗。我不介意黑暗,但是我一向不喜歡那條通向他家的道路。那曲折的路形有時候令我暈眩,特別是當我坐在車子裡的時候。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我騎著腳踏車。不過,這故事中令人不安的部分不會發生在這條路上,而是在我抵達房子的那刻。

將腳踏車停在空蕩蕩的車庫旁,我走向房子的前廊、來到門前並按下門鈴。大門幾乎在我的手指離開門鈴的剎那就打開了,讓我嚇得跳起來。完全沒有任何等待時間──大門幾乎是馬上就開啟。然後我看到了。

是他的媽媽。我一向很喜歡他媽媽:她很友善、甜美,且總是在我情緒低落時給我支持。

但我可以查覺她有些不對勁。

她總是神采奕奕的眼睛看起來比平常還暗。她的頭髮並沒有整齊地梳成包頭盤在後頭,而是垂在她的肩上。在我有機會跟她做進一步地解釋之前,有件更令我不安的事吸引了我的注意──她在微笑。

她沒有歡迎我或是開始說話,只是不斷地微笑然後直盯著我看。

我覺得非常不自在,便開口問道一切是否安好。「進來跟我喝杯茶吧」則是她給的答覆。在我還沒回應之前,她就走回房子裡了。就在這時候,我注意到她穿著浴袍。而我既不想要失禮地拒絕她的要求,也沒有膽量待在外面,於是我走進去並關上了身後的大門。

在走向廚房時我可以聽到她哼著奇怪的旋律,但當我一進入廚房,她便停止哼歌,讓令人窒息的沉默盤踞現場。我不等她開口說話就拿了椅子坐在廚房的桌子旁。她在站我面前,背對著我。我試著不要看她,同時尷尬地環視整個房間,一直到茶泡好為止。我在想,萊恩的媽媽總是看起來溫暖有愛心,並且渴望和我談論學校、家庭生活還有其他東西。但她現在就只是沉默不語。我花了接下來的五分鐘沉浸在思緒中。

然後它突然就發生了。

我在廚房的這段時間,她一動也不動。由於她背對著我,我可以看到她的手從肩膀垂下,她的頭則是傾斜向左。想到可能有什麼不對勁,我從椅子上站起來並從後方靠近她,還因此發出了一大堆的噪音,但她還是沒有絲毫移動的跡象。我小心翼翼地從右邊接近她,就為了看看她的臉,確定她是否還好。接下來的景像直到今日都在我心中揮之不去。

她的眼睛睜得大大地,臉上掛著微笑。

在如此不安地情況下,我覺得回家是最好的辦法。「我想我該回家了,我還有很多作業要做。」我撒謊到,而她完全沒有回應。我走向前門並踏上門廊,我並不害怕,呃好吧,也許有一點,但絕大部分是被這怪異的景像給嚇到了。

當我從門廊走下準備去牽車時,我看到有兩道光從曲折的道路盡頭一閃而過。是一輛車。「終於!」我心想。萊恩大約遲了十分鐘。但是,當車子越來越靠近房子時,我開始想著到底是誰載著練完足球的萊恩回來呢?他爸正在出差,至少還要兩個星期才會回來,萊恩的年紀太小了還不能開車,所以到底是誰?當車越來越靠近,我也變得越來越焦慮。是誰載萊恩回家?車子停進車庫,萊恩首先下車對我說道「兄弟,一切都還好嗎?」
接著,從車上出來的竟是他的媽媽。

 

她注意到我便問:「一切都還好嗎?」

 

來源: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nsrgi/my_friends_mother/

翻譯:大門牙怪獸
校稿:阿亮


(點擊圖片看更多鬼月特輯!)

達達鬼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