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位男性性受害者寫下傷害自己的人說過的話

許多人認為會成為性受害者的必定只有女性,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也許有些女性會認為男性對這種事不介意,反變成霸王硬上弓,
又或者有時男性們就是被吃定遇到這樣的事情一定更不敢講出來。 

紐約市視覺藝術學院攝影系學生布朗(Grace Brown),
發起一項名為”Project Unbreakable“的企劃,(FB粉絲頁相關報導)
讓被害者寫下犯罪者或其他加害者(Ex.說風涼話等等二度傷害當事人者)講過的話,
目的除了要讓這些受害者勇敢面對過去外,
同時也是希望讓大眾能夠更重視這個議題! 
以下28張來自於男性受害者的照片便是其企劃的一部份。  

  「噓……」
「這就是愛啊,你喜歡嗎?」
「不准告訴任何人。」
亮出刀子:「上樓來。」
「這是你活該應得的……」
還有更多更多。
27  

當我告訴別人時,他們說:「男人才不會被強暴。」
00

   
「這又沒什麼,兄弟之間都會這麼做,這叫作『練習』。」
01
 

  「我的男孩,你是特別的。」
「答應我不會告訴任何人,誰都不行。」
「如果感覺這麼爽,為什麼這是不好的?」
02  

 
我17歲的表親:「不准跟你爸媽告狀,好嗎?」
當時我4歲。
03

 

「你自己要挺身而出啊。」
04
 

「我還以為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05

「帶你的弟弟過來。」
「你真是個美麗的女孩。」
「不准再哭,還有,如果你告訴任何人,我就殺了你媽。」
06

「你是個男人,一定無法對像我這樣的女孩說『不』。」– 2013年,二月
07  

對方是我兒時樓下鄰居的孩子。
我當時才8,9歲,他大概17,18歲。
我記得的不多,但我還記得自己躺在那邊,盯著天花板看,還有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嘿,想要找點樂子嗎?」
08  

 

我十三歲生日時,繼父跟我說他會把我的妹妹殺掉,
而我不知道的是,他也跟她們講了幾乎一模一樣的話…
09


「你想當變性人?噢,不要這樣對待自己。
不要這樣對待自己的身體。沒有人喜歡變性人!」
(這是我女朋友第一次強暴我前說的)
「看吧,你現在這樣就很美麗了。」
(這是我女朋友第一次強暴我後說的)
10  

11歲時在學校教跆拳道的助理老師:
「如果你敢跟別人說,就等著被踢出學校!」
我一直到31歲才敢跟別人講,
因為我內心感到羞恥與自責。
11

  「真希望你是個女孩。」 
強暴和虐待都是非常惡劣的,而且受害者絕不單單限於女性, 
我覺得參加這企劃的每個人都很勇敢! 
從我6歲開始一直到青少年離開家這段期間,我爸多次強暴我。 
我不曾說出來過,我爸也不曾割斷我的喉嚨或是自殺, 
有的時候我真希望他有這麼做過,但已經不是現在了。 
12

  「別擔心,男生都愛這檔事。」
/* 2012二月5號我拍下這名男子,他是第一個參與這項企劃拍攝的人。 
人們越來越勇敢,更多人願意露面、願意分享,甚至是直接參與進來。 
我一天收到成堆的電子郵件,看到這項企劃在媒體間越發成長讓我感到難以置信, 
但更重要的是,能看到參與者們的成長。 */ 
13  

當時的他是個警察,總是隨心所欲,
當我哭泣時,他總是在大笑。
(在我6歲到10歲的期間)
14

「當個好女孩,什麼都別說,好嗎?」 
沉默。
15  

當時我20歲,還沒有要變性的打算。
他是我很信任的朋友,26歲。
他邀請我參加一個派對,並在我的飲料中加了些東西,
當他強上我時,他朋友還在一旁錄影。
幾天後又遇到他時,他說:
「你對這事沒印象,並不表示你沒爽到。」
16

「你敢告訴任何一個人,就殺了你。」 
現在的我住在一個安全的社區,有自己的公寓,也有一把家庭防禦用步槍。 
“害怕施虐者們”(是的,有兩個)的這個想法對現在的我來說似乎有些荒謬, 
但當你五歲時,大人說的那些話你都會相信。 
所以事後的十五年間,我完全沒告訴任何人, 
當我第一次要說出來時,心中那股恐慌使我嘔吐,甚至差點昏過去。 
多年來施虐者控制我的思想,讓我總是處在重度的恐懼中, 
過去幾年才總算一點一滴地慢慢擺脫控制、減少恐懼,並走出這些陰影。 
我的治療師告訴我,男性受害者幾乎都不太會挺身而出,
我真的很希望這樣的狀況能夠改變。
17

「算了吧,沒人需要知道……」
(大學入宿第六晚凌晨五點,在宿舍浴室)
猜怎麼著? 
現在全校都知道了。 

後續:校方後來進行了懲戒聽證會,犯人已被退學, 
我只是想告訴大家,不少學校校方還是會在乎我們的。
18
 

「噓……我只是要幫你檢查一下。」
19

「我想讓你知道我有多在乎。」
20

「就做吧!像個男人點。」
21  

「女生怎麼可能強暴男生啊?」
- 事情發生後的前四年,當我試著告訴他們時,幾乎每個人都這麼說。
「男子氣概拿出來。」 
- 我的未婚夫給我的回答,當我因為八年來首度再見到那位施暴者,而產生劇烈恐慌時。
22

「你不懂你對我做了什麼。」
23

身為一個變性受虐者,我一直努力尋求援助的管道,
我的痛苦與其他(種類的)受虐者是一樣真實的。
幫幫我們,請提供我們「確實需要」的協助,
而非類別形式上的。
請讓我們生存下去。
28    

「這沒什麼好丟臉或羞恥的。」
24

 8歲時兩個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你告訴你爸媽,就等著挨揍。」
25

「我們不用搞在一起啦…讓我再請你一杯吧…」
26   

這邊再與大家分享網站中幾個網友的回應~ 
「我對每個Project Unbreakable企劃的參與者致上最高的敬意與欽佩。
還有那些沒參與但也有順利撐過來的受害者,你們也做得很好!」
a

「男人(男孩)不能被性侵這種說法根本胡扯。
這些男人向大家證明了,他們有足夠的勇氣為自己與他人挺身而出。」
b   

===============以下是”阿亮想說說話,無關翻譯”分隔線=============== 

這篇本來是在9gag看到的,只有20張照片,
查了相關資料後共找到28張照片(27位參與者),
於是一併整理並附上網站內所做的補充的翻譯。

 不曉得大家對這一類的議題會有什麼感想,
這邊只是想提醒大家,就算不論性別,受害者要挺身而出都需要極大的勇氣,
旁人該做的絕不是言語或行為上的二次傷害,
有時你一句無心的話,對受害者來說你也成為了殘忍的加害者。
言語是很有力量的,有些話你或許能夠講完就忘記,
但聽的人也許在內心反覆播送了上百遍上千遍,心碎了千千萬萬次,
設身處地多點同理心,話說出口前多想幾遍,期望你我都別變成那個無心的加害者。
(當然更更更更更不能成為那個犯罪者!!!)   

這次的翻譯要感謝很多人幫忙, 這種時候只好搬出最近很流行的土下座(誤)了!

總之非常感謝Tony TsouCantine班尼張蘿蔔泥卡勒
以及超級忙碌(而且其實沒有幫上什麼忙)的趴特呢大門牙。  

 來源: http://ppt.cc/XWE~

 翻譯/資料整理: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