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leep】我再也不願意幫忙看照外甥了

鬼月雖然結束了但還是好想翻nosleep~~~
大家一起不睡覺吧哈哈
今天這篇比較可怕一點點,但還是一樣無圖純文字喲!!!!

 


 

當我姐姐因為需要和姐夫一起出城參加婚禮,而問我能不能幫忙照料小外甥捷克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愛這個小傢伙。三歲的他,現在正處在一個有趣的階段,已經會說話並開始建構自己的性格中。他是如此的可愛與乖巧,而且我還能拿到50歐元的看家費,這根本是想都不用想就該答應的事。

目前為止我只有在白天去過姐姐的新家。我還記得她初次拿到鑰匙時有多興奮。我們之前都不相信她可以用那麼少的錢就買到這樣漂亮的老豪宅。就算只有一晚,我還是相當興奮地假裝這是自己的房子。我已經想好自己要點份披薩,然後邊用50吋的大螢幕看老電影邊在超大的皮沙發上舒展筋骨。但事情開始變得怪怪的

捷克的睡覺時間是七點,所以到六點半的時候我就餵了他牛奶、送他上床並念了幾本書給他聽(這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真的很喜歡波特小姐的故事)。沒多久他的小眼皮就變得越來越重,接著他很快地睡著了。為了慶祝一下,我開了包洋芋片後就坐下來打算在Netflix找些愚蠢的東西來看。

我一定是看到打瞌睡了。因為接下來我只記得我被捷克在十一點多時突然發出的哭鬧聲驚醒。捷克很容易做惡夢,但通常只要稍為安撫一下便會冷靜下來,於是我走上樓確認他的狀況。我很訝異地發現他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小小的臉蛋布滿淚水、蒼白不已。

「沒事的捷克,你只是做了惡夢。來吧,躺回去囉。」我溫柔地說到,試著讓他躺回床上。「我不是湯姆。我不是湯姆。」他抽噎地哭著。

「我沒說你是啊,小傻瓜。」我笑了。他總是說一些好笑的東西。

「那個女士說的。她一直叫我湯姆。我不是湯姆!」他很生氣地堅持著。

「在你夢裡的女士嗎?她不是真的呀甜心。」我說到,「那只是個夢。」

「不,她就在這裡。她就在這裡。我不是湯姆。」他又開始嗚咽,整個身子抖個不停。

我花了些時間撫摸他柔軟的捲髮直到他再次入睡。我回到樓下,決定睡前先來杯熱茶。才剛將水壺放好,我就聽到前門傳來巨響。我瞟了時鐘一眼──十二點。這時候會是誰啊?

在我往門口移動時,我可以透過毛玻璃隱約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由於外面實在太暗了很難看得清,但她似乎身穿白衣並留著一頭長髮。我慢慢地來到門邊,覺得自己的心臟大力地跳動著。我小心翼翼地解開門鎖,稍微等了一會兒才大力地推開它。接著我驚訝地發現,外面……什麼都沒有。空無一物。我感到很困惑,剛才看到的剪影是光線使然嗎?是樹的影子嗎?我走出們來到門前的草坪上,四處張望但什麼人也沒看到。純然地黑暗。

突然,我感受到一抹白從我眼角一閃而過。我緩慢地抬頭看向捷克房間的窗口,就在這時候我看到了──那個女人。

雖然天色黑暗,我還是能夠看得非常清楚。她的臉是一片死白並被黑色的長髮包圍住。令我感到害怕的是她的表情──她臉上帶著痛苦撐大的瘋狂微笑,嘴角幾乎要撕裂到整張臉,展現出尖銳、稜角分明的骨骼。她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嘻嘻笑著,眼睛眨也不眨、狂亂地盯著我看。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擠出力氣逃離那把我嚇得半死的情境,但我發現自己跑回房子裡。我衝上捷克的房間,發現他躺在地板上尖叫與大聲哭泣。我抱起他,抓了車鑰匙盡全力跑出房子,連自己有沒有鎖門都不記得了。我只想把捷克帶離那個地方──還有遠離那個女人,越遠越好。

那晚,捷克就睡在我的公寓──而我隨侍在側。當他安穩地睡在我身旁時,我試著釐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女人到底是誰?我應該要報警嗎?

隔天早上,我姐姐大約九點時打來。

「你在哪?捷克在哪?他還好嗎?」她在電話那頭慌亂地哭叫著。

「我們在我的公寓這邊,兩個人都很好。有些……昨晚你們家發生了些怪事,我們一定得離開。等我見到你的時候會解釋給你聽。」我盡可能平靜地講話。

「我們已經在家了。我們回來的時候警察就在外面了。我們鄰居的小孩似乎被綁架了。我一度以為是捷克,然後……。」她又哭了起來。

「不是捷克,不用擔心。他很安全。你可憐的鄰居,他們知道發生什麼事嗎?」我的腦袋快速運轉了起來。

「不,但警方正在盤查附近區域。希望他們可以很快找到他。」她嘆了口氣,聽起來精疲力盡。

我突然覺得胃開始絞痛。

「那男孩叫什麼名字?」我問到,雖然我早就知道答案了。

「湯姆」她答到。「他叫湯姆。」

 

 

作者的後續更新表示,那個叫湯姆的小孩還沒找到…

 

來源: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2doax7/im_never_babysitting_my_nephew_again/

翻譯:大門牙怪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