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特輯】躲不掉的躲貓貓

相信大家小時候都玩過躲貓貓吧,今天薛貓就整理出 Reddit Nosleep 板的故事,讓大家看看不好好玩躲貓貓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吧!

 

原文網址

 

我媽在沙發上睡著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她從早到晚都要工作,而我已經長大,能為自己做飯了,事實上我還時常為她做飯來著。滿十八歲後我就能養她了,這是她應得的,她每件事情都盡量做到最好,所以她每晚回家後小睡一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有一天,一如往常地,她回到家並與我分享她今天的經歷,我替她泡了些茶,然後我們就開始聊起些日常瑣事:兄弟姊妹、錢、電視等等的。然後她就睡著了。通常我會叫醒她讓她去床上睡,但是當時時間還早,我就沒管她,想說一小時之後再叫醒她,她半夜才不會睡不著。

在她睡覺時我就打開了電視看著。我媽睡覺時常會打呼或說夢話,而這情形每次都令我大笑,有時則嚇到我跳起來。總之那天,她開始說夢話時,我正在看「辛普森家庭」。一開始我盡量忽略那些夢話,還覺得有點煩躁,因為我想要好好專心看這一集。但是夢話卻持續並且變得更加惱人。最後我受不了了,我轉過去想叫醒她。當我看到她臉上的表情時,她的眼睛睜得很開,我從沒看過她的眼睛睜這麼大過,而且她還盯著我看。恐懼讓我整個人呆住了,她躺在沙發上看著我,雙眼看起來很不一樣,甚至看起來不像我媽了。這時我才發現夢話的內容:

 

「躲貓貓,躲貓貓,你來躲她來找。你用盡全力卻躲不掉,別無選擇只好讓她找到。」

 

我就這樣一直盯著她看,我動彈不得,我嚇壞了,主要是為我媽感到害怕。她再次複誦了這段話,然後就閉上了雙眼。她的身體有些變化,放鬆許多,感覺回到了舒服的睡姿,轉過身去了。打呼又持續著,而我就在那看了她一個小時,每次她動了或發出聲音我都會汗毛直豎。我從來沒這麼害怕過。

稍後我叫醒了我媽,她看起來很有精神且放鬆,我叫了些食物,我們便坐著看起電視。我無法把那幾句順口溜趕出腦海,聽起來雖然很像童謠,但我卻從來沒聽過這幾句。我媽不是懷疑論者,她相信超自然的事物,我不確定到什麼程度,但是我知道她信。所以我就問她是否記得曾醒來並說了那幾句話。她要求我重複那段順口溜,在心裡諸多抗拒後,我還是照做了。接著她便以疑惑的表情看著我。

「幹嘛?」我說,心臟不停地砰砰跳。

「我不記得曾說過這樣的話,但我記得曾做了個夢,像是重新體驗回憶一樣的夢。當我十五歲時,我在德國遇到了一個男孩 (因為我外公是軍人,所以我媽在小時候曾搬遷至多個國家),當時我們一群年齡相近的孩子都玩在一起,但這個男孩,狄倫,年齡比我們都大,他當時十八歲左右。雖然我們以前都玩過躲貓貓,但在狄倫首次提議躲貓貓時,我們所有人都大笑,因為我們早就不是小孩了。但當他解釋新規則時,我們很快便改變了主意。規則是,大家必須把自己的頭髮放到圈圈中間,並站在圈圈四周。大家會說出剛剛那段順口溜,接著便往不同方向跑走,每個玩家都必須躲在不同的地方。一開始我們都很疑惑,因為當每個玩家都躲了起來就沒有人當「鬼」了,狄倫就解釋說順口溜中的「她」就是「鬼」,而當「她」抓到你時你自然會知道,屆時就必須回到圈圈旁集合。總之我們當時就遵循這些規則玩下去,我躲了近半個小時才聽到大家都在喊我的名字,我走出了我所躲的地方,他們則全都站在圈圈旁哭泣。我不知道在他們身上發生了甚麼事情,他們只說他們被找到了,而我很幸運沒被找到。」

我感到非常疑惑,還有點毛骨悚然。

「那你們之後還有再玩這個遊戲嗎?」

「沒有,幾天後我就搬走了。一直到回到英國遇到你爸以前都時常搬家。」

「那妳那些朋友們後來怎麼樣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與認識的人失去聯絡是很常見的事情,軍人子弟從來不會在情感上有太多依戀。但在我的夢中,結局略有不同,在夢中,狄倫說了若所有人都被抓到,就得結束遊戲,為遊戲做結尾,但我們從未為遊戲做結尾,至少我們當時沒有這樣做。」

我心中一沉,放下了叉子,我吃不下了。

「所以他說妳必須要為那次遊戲做結尾,這代表現在遊戲還在進行中,對吧?」

「是啊,怎麼了?」

「如果遊戲還在進行中,而妳是唯一尚未被找到的人,這代表「她」一直以來都在找妳,那如果「她」找到妳了怎麼辦?」

我媽死死地盯住了我的雙眼,我全身都僵硬起來、汗毛直豎,幾乎無法呼吸。她的雙眼逐漸移到我的頭上。我不敢往後看,我嚇壞了,而我媽開始哭泣。

「我現在知道那晚他們為什麼都在哭了,寶貝,現在我希望你替我做一件事情。」

現在我媽已經變成啜泣了,她的眼睛盯著我後方的某個東西。我仍然無法動彈,她把雙眼從「它」身上移開並看著我,眼淚幾乎模糊我所有視線。她握住我的手,並用很鄭重的眼神看著我。

 

她只跟我說了三個字:

「快躲好」。

 

特別感謝:卡勒麗莎的校對 <3

你覺得他媽媽在他身後看到了什麼呢?

 

 

 

theexorcistfilmcourage

 

 

 

作者後記 (有撐過上面那張圖的才能看到,吧):

我別無選擇,只好躲起來,我以為我媽會跟住我,但她沒有。我感到害怕且不知所措。我媽在尖叫大哭,所以我回去找她,等我回去時那東西已經不見了。而我媽坐在椅子上哭泣,她受到不小打擊,但她說他沒事。她跟我說現在遊戲已經結束了,再也沒甚麼好擔心的了。她是我媽,我難道還能不相信她嗎?

 

 


(點擊圖片看更多鬼月特輯!)

達達鬼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