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者Leelah Alcorn的遺書

17歲的跨性別者Leelah Alcorn於美國時間2014/12/28自殺。
在這之前,她有著長達數年的性別錯置之感,並期待能獲得家人的支持進行性別轉換手術。但她所得到的卻是父母的不諒解與教友們的控訴,使她對於自己的人生越來越感絕望。最後,她選擇以衝向疾駛而來的小卡車結束自己的生命(司機獲不起訴處分),並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發佈了她的自殺宣言。Leelah希望社會能藉由她的死亡來重新看待、重視跨性別者的需求和權利,不要讓相同的悲劇繼續發生。



 

如果你正在讀這篇,那表示我已經自殺成功所以沒辦法把貼文從排程中刪除。

請別難過,這樣比較好。我所擁有的人生並不值得繼續下去…因為我是跨性別者。我是可以詳盡地解釋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想法,但這篇就只會點到為止。簡單來說,我覺得自己好像困在男孩身體中的女孩,而我從4歲開始就有這種感覺了。我一直不知道有沒有詞語可以形容這樣的感受,也不曉得男孩有沒有機會轉變為女孩,所以我從來沒向任何人提起。我只是不斷地做那些傳統認定為「男孩子氣」的行為,想方設法地融入。

當我14歲時,我瞭解到「跨性別」是怎麼一回事,甚至喜極而泣。在經歷了長達10年的困惑後,我終於明白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我很快地把這件事告訴我媽,而她的反應則是極度的負面:她告訴我這只是一個過渡期、我永遠無法真正成為一個女孩、上帝不會出錯,我才是錯的。父母們,如果你們正在讀這篇,拜託不要這樣跟孩子們說話。就算你是基督徒或是反跨性別者,永遠不要這樣跟某人說話,特別是你們的孩子。這些話毫無是處,只會讓孩子們憎恨自己。這就是那些話語產生在我身上的效果。

我媽開始帶我去做治療,但只帶我去找基督教的治療師(他們幾乎都帶有很大的偏見),所以基本上我一直都沒有獲得真正需要協助──憂鬱症的治療。我只遇到越來越多基督徒控訴我是自私且錯誤的,我應該向上帝尋求幫助。

在我16歲時,我瞭解到我的父母永遠不會站在我這邊,而不管是哪一種性別轉換療程,都必須等到我18歲才能開始進行。這完全令我心碎。等待的時間越長,性別轉換的難度就越高。我為了自己餘生都只能長得像個男人而感到絕望。16歲生日當天,當我得知無法從父母那兒獲得開始性別轉換的同意後,我哭著入睡。

我開始形成一種類似「去你的」的態度來面對父母,並在學校以同志的身分出櫃,想著如果我能輕易地以跨性別者的身分出櫃,那衝擊應該會更小一點。雖然朋友們的反應都十分正向,但我爸媽完全被惹惱。他們覺得我是在損毀他們的形象,我令他們蒙羞。爸媽希望我可以當他們完美的小基督直男,但很顯然那不是我所想要的。

因此,他們把我從公立學校帶開,拿走我的筆電跟手機,也不准我上任何社交媒體,完全將我孤立於朋友群之外。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期,而我很驚訝那時候竟然沒有自我了結。我被隔離了五個月之久:沒有朋友、沒有支持、沒有愛。只有父母的失望和殘忍的孤獨感。

學期結束時,我爸媽終於願意放我出來,甚至歸還我的手機並讓我回到社交媒體上。我非常興奮,終於能回到朋友身旁了。朋友們很開心能再見到我、再和我說話,但也就只有一開始的時候。最終他們發現自己其實根本不在意我,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那些我以為我所僅有的朋友們,就只是因為每周都會見到我五次才喜歡我

在過了幾乎完全沒有朋友的夏天,外加必須思考大學出路、存錢搬家、維持成績以及每周上教堂,卻因為每個人都反對我所生活的信仰而感到自己豬狗不如等等的沉重壓力後,我決定,我已經受夠了。就算我搬出家門,也永遠無法成功性轉;我永遠不會對自己的樣貌和聲音感到開心;我永遠也無法有足夠多的朋友來滿足自我;我永遠也無法獲得我所需要的愛;我永遠找不到一個愛我的男人;我永遠無法快樂。要不我將以一個孤單、希望自己是女人的男人身份度過餘生,要麻我就是以一個更孤苦且痛恨自己的女人之身活下去。毫無出路。我已經夠哀傷了,我不需要人生再繼續走下坡。人們總說「會好起來的」,但在我的例子看來,那不是真的。我的每一天只有越來越糟。

這就是我這篇的意思了,關於我為什麼想自殺。如果對你們來說這還不構成一個良好的理由,那我很抱歉。至少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至於我的遺囑,我希望所有在我名下的物品都可以賣出,所得(加上我銀行裡的存款)100%捐獻給跨性別者平權運動和其他支持的團體,我不在乎捐給哪一個。能讓我安息的唯一方式,是直到有一天跨性別者不再受到和我一樣的待遇,直到他們能夠被以「人」的身分對待,其感受為他人所尊重,並享有人們該有的權利。性別教育需要在學校落實,越早越好。我的死亡需要被納入今年度跨性別者自殺數的統計內,我希望某個人可以看著這個數字然後說「這社會他媽的怎麼了」接著開始修補這一切。修好這個社會吧,拜託。

再見。

(Leelah) Josh Alcorn


這篇遺書在國外掀起廣大迴響,甚至有許多網友發起了Leelah的紀念儀式,要共同為她點起蠟燭、支持她的信念。Leelah的遺書不單只是她對這個世界的道別,更是她對於我們社會中,跨性別者所受的不平等待遇的最沉痛控訴。

文章來源:http://lazerprincess.tumblr.com/
翻譯:大門牙怪獸